沐鸣2招商_全国首个私募基金良性退出案例!

钱诚的千顺私募大数据系统显示,全国最早的私募基金声称良性退出的新闻,上海扬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玖远投资集团法定代表人孟祥彬,以下简称“扬铭基金”)。

扬铭基金于201611月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共发行了3只基金产品,在201811月产品到期时,对投资人声称已宣布良性退出,既未公布退出方案亦未召开投资者大会披露退出细节等。自201812月起,该公司及其关联方陆续遭遇投资人所提出的多起仲裁和诉讼以及员工所提起的多起劳动诉讼。

系统还显示,北京市处非办已约谈了玖远集团的法人孟祥彬。

根据中基协2019116日发布的《关于失联私募机构最新情况及公示第二十五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在39家疑似失联的私募机构名单中,上海扬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赫然在列,在该机构未按照中基协要求于规定时间内联系协会并提交有效证明材料后,经中基协公告已于2019614日注销了该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从上述情形来看,上海扬铭基金所声称的“良性退出”实际上名不副实。

回顾:

20亿本息无法兑付,涉及8000投资人!

曾是中国经济新领军人物的孟祥彬实际控制的上海扬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扬铭基金”)和中嘉国投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嘉国投”),近日宣布良性退出,其在对内部员工所发通告中声称正在进行资产评估。

涉及近20亿元,8000多名投资人本息都无法拿到手,这其中有不少是公司员工。

所谓“良性退出”,是为了控制风险,还是另一种形式的跑路?

本息无法拿回

201810月中旬,刘女士发现自己买的3种理财产品都没有如期给付收益,而当时推荐她买产品的公司扬铭基金也从北京世茂大厦搬到了南四环,她带着不好的预感找过去,却被告知公司宣布良性退出了。

听到这里,刘女士的心里一下就凉了,她前前后后一共签了6份共计235万元的保理债权转让合同。

根据合同,刘女士购买的是中嘉国投持有的保理债权,按约定日期给付利息,并到期无条件溢价回购。目前她的部分合同陆续到期,却被告知两家公司都已经宣布良性退出,本金和利息无法按时拿到。

“这是我们家多年攒下来的血汗钱,我不懂良性退出是什么,现在只想要把钱拿回来。”与她签合同的是中嘉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什么她找的是扬铭基金?况且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曾明确提出,保理业务与私募基金的属性冲突,容易误导投资者,不属于私募基金的经营范围。

刘女士解释,签合同时两家公司都说过他们是孟祥彬的玖远集团投资的,其实是一体的。虽然她买的是中嘉国投名下的保理债权产品,但与她联系的业务员是扬铭基金的员工,合同也是在扬铭基金的办公场所签订的。

同时,她拿出《中嘉国投代销协议》,里面提到扬铭基金担任中嘉国投的产品销售代理人,代为从事产品销售业务。

中嘉国投2017年在深圳注册成立,企业关系简单,仅有宁亚科和王运运两名股东,其中宁亚科持股99%担任法人;扬铭基金的唯一股东和法人叫李国刚。从这3人的投资和任职情况看不出他们之间存在何种关系,更看不出与孟祥彬及其玖远集团的关系。从表面来看,那份《中嘉国投代销协议》就是两家公司的唯一交集。

二、全部产品退出

联系到刘女士购买保理债权时与她联络的扬铭基金北京某营业部经理刘刚。刘刚承认,虽然扬铭基金和中嘉国投看起来没什么关系,但其实是一回事,都是由玖远集团投资,实际控制人是孟祥彬。扬铭基金是私募基金公司,无权发售商业保理产品,只能成立中嘉国投来做这块业务,但两家公司不分彼此。

“这次退出涉及到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河北、山东等多个省市的8000多名投资人,资金将近20亿。”他进一步介绍,中嘉国投大概有票据、债款等七八款产品,扬铭基金名下有两款商业保理产品。这些理财产品中,除玖财通还在正常运营,剩下的均已宣布良性退出。

据刘刚了解到的情况,他们公司做的是财富端口,所有的资金都用到项目方。一旦项目方出现逾期,为了保障投资人资金不受损失,公司只能拿现金流补充投资人到期的资金。此次退出是因为当前经济形势整体低迷,项目方目前回款压力很大,平台现金流紧张,公司为了保障财富端口的投资人资金不受损失,就对一些产品做了良性退出。

“现在政策不允许强制退出,公司只能做常态化退出,常态化退出会导致回款速度过慢。”

扬铭基金的官网上看到,公司有三类基金产品:股权投资基金、政府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

刘刚说,每个产品都对应不同的项目,并不是每个项目都有回款压力,比如宁夏的产品对应的是宁夏精准扶贫项目还可以正常运营,但公司认为与其部分产品退出不如全部退出。至于原因,刘刚表示不清楚,这是公司高层的意思。

刘刚说,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公司员工也投资了公司的理财产品,“我和家人前前后后投了90多万元,最快的还有3个月到期,但也跟别的投资人一样,只能等公司制定兑付计划”。

三、已构成非法集资

刘刚说,自公司宣布良性退出之后,就在以营业部为单位推选客户代表,成立客户委员会,届时将成立全国客户委员会。与此同时,公司也在寻找第三方律师团队,律师将会对公司目前资产进行二次评估,根据整体资产的变现能力制订退出方案,并与全国客户委员会讨论。

“按照公司发布的公告,兑付计划要在1122日前制订完成。”刘刚称。

朱先生半年前用买房子的首付买了扬铭基金的理财产品小管家,201810月初到期后发现平台出了问题,“心里挺着急的,这笔钱对我很重要。”他也在按照公司给出的解决方案一步步走,虽然听说各营业部的投资人代表已经推选出来了,但他也不知道他的代表是谁,“说实话,其实没什么信心,但好歹还没跑路,死马当活马医吧”。

北京市处非办已经约谈了玖远集团的法人孟祥彬,工作人员表示,只能尽快引导不合规的企业良性退出。扬铭基金所做的是大面积的民间借贷,已经构成非法集资,现在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还上投资人的钱,如果还不上只能抓人。

扬铭基金官网没有提供联系方式,按照天眼查上的工商备案电话拨过去提示为空号。中嘉国投的备案电话是一个手机号,虽然有人接听,但对方说他原先是一家分公司财务人员,早已离职,听说公司已经散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孟祥彬为法人的玖远集团联系电话也提示为空号,全国客服电话无人接听。

四、这是最好方案

当大环境不好,很多人迷茫的时候,特别是投资人资金出现大面积逾期无法收回的时候,是需要有人去指点和提醒,事物都是有周期性的,在每个周期内如何走向正确的方向,去往正确的地方。

在面对问题时,我们反思的应该是更积极的解决问题,而不是消极的失去信心。

如果真不能按期兑付,在所谓的A,B,C方案中,投资者和老板都要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的方案,尽管这个方案看起来很难让人接受,但是你要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以后的方案只会越来越好。

日子再难熬,也有结束的一天。

你只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得等待春暖花开,因为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