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招商官网_你的押金退了吗?ofo再成被执行人,标的超337万

近日,ofo关联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3372054,执行法院为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案号为(2020)01114510号,立案日期为2020813日。

2014年,ofo小黄车刚出现时,正是应了那句“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的话,一出现便吸引了2亿用户,同时所创造出的共享经济概念更是一时风靡,但如今却也落得如此下场。那么曾经欠下十几亿押金的ofo到底又在何方?

先后收到243次限制消费令

据统计,20183月中旬以来,ofo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为历史被执行人的记录累计近300次,成为历史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累计7次;先后收到243次限制消费令,涉及未履行金额超5亿元。

不仅如此,ofo押金退还问题依旧未解决。20193月,ofo上线折扣商城,所有未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通过这些金币可以以一定的折扣在商城里购物。与此同时,“升级”后的用户还可以永久性免押金骑车。但由于大多数的商品不仅价格高于市场,且都是金币+现金的方式,用户并不买账。

想要回99元押金,先交6100元仲裁费?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据中国之声报道,因退回99元的押金却要缴纳6100元的仲裁费,清华法院院大三学生小孙认为这很不合理,于是将ofo告上法庭,要求法院认定该争议解决条款无效。法院一审驳回了小孙的诉讼请求。目前,小孙已经向一审法院递交了上诉材料,该案被立案二审,但开庭时间仍未确定。在小孙之前,就曾有两名消费者起诉过ofo,结果都以败诉告终。

目前,ofo新版本APP没有明显的退押金入口。另据20196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ofo名下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与此同时,所有公开渠道,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

“待退押金的数百万用户还能拿回自己的钱吗?”成为难解的谜题。

创始人戴威曾喊要“跪着活下去”

2018年下半年ofo爆发资金危机,无法正常给用户退押。

2018年12月17日,ofo上线退押金系统,24小时申请退押用户突破千万,以最低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规模在10亿元以上。

2018年12月19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一封内部全员信中承认:

公司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他无数次地感到力不从心,想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扛起压力,“跪着活下去”。

戴威还表示,不会逃避,将为ofo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ofo的用户负责。

为了节流,ofo先后进行了裁员、搬家等一系列动作,还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包括做车身广告、利用流量来做内容,接广告。

不过这些方法最终均被证明无法让ofo从资金告急的困境中脱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