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注册登录_光大银行尝到零售之苦…

于光大银行而言,史上最好的零售业务营收,换来了2012年以来最差的零售业务利润。零售营收的增长,伴随着信用风险的加速上升,最终赚了面子,失了里子。光大银行的遭遇并非个案,折射了中国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尴尬现状。

都说“得零售者得天下”,然知易行难。

零售很美,招行近年来的业绩和股价足以证明一切。大概每个中小银行都希望成为下一个招行,国有大行则怀着“招行Plus”的心思。

可是,在零售转型的路上,如果不能找到创新与风险的平衡点,商业银行大概率会踩坑,甜头未得,苦果先至。

透过上市银行2019年财报,我们得以窥探中国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另一面。

光大银行是一个有趣的样本。去年这家银行零售业务营业收入创下历史新高,零售业务利润总额却同比下降110亿元,创下2012年以来历史新低。

最好的营收,最差的盈利。如此反常的业绩表现背后,光大银行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长,伴随着信用风险的加速上升。

这折射了中国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尴尬现状:贪功冒进,对业务复杂性估计不足,对信用风险不够敬畏,最终赚了面子,失了里子。

光大银行所遭遇的苦痛,会是个案吗?

当然不是。

1、最好的营收,最差的盈利

财报显示,2019年,光大银行零售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46.78亿元,力压公司银行业务(532.31亿元),为历史新高水平。

与此同时,光大银行零售业务实现利润总额58.97亿元,同比骤降65%,为2012年以来最差表现。

不妨看一看2017年和2018年的情况。

2017年,光大银行零售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55.63亿元,利润总额140.41亿元;2018年,其零售业务营业收入465.11亿元,利润总额168.55亿元。

显然,光大银行去年的零售业绩表现是高度反常的。

与2017年相比,光大银行零售营收增加191.15亿元,利润总额减少81.44亿元;与2018年相比,光大银行零售营收增加81.67亿元,利润总额减少109.58亿元。

原因何在?我们从信用减值损失数据找到了答案。

去年全年,光大银行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为489.65亿元,同比增加132.21亿元。其中,零售业务的信用减值损失达到283.06亿元,同比增加155亿元,增幅高达121.56%。

这是什么概念呢?去年招行零售业务的信用减值损失为279.11亿元,对应的零售贷款余额23279.55亿元,而光大银行的零售贷款余额为11575.08亿元。

虽然信用减值损失相差无几,去年招行零售业务的利润总额高达664.17亿元,相当于光大银行的11倍。

对光大银行而言,其数据反常至此,已经不是利润调节所能解释的了。

此外,光大银行在2019年计提的公司业务信用减值损失为205.62亿元,上一年为220.86亿元,反而下降了15.24亿元。

这表明,光大银行放缓了对公业务的计提力度,倾尽全力应对零售业务的坏账压力。

数据还显示,去年光大银行核销及转出的不良贷款为265.76亿元,同比增加104.14亿元。尽管如此,截至去年末,光大银行零售业务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59.89亿元,同比增长36.39亿元。

答案再明确不过:高企的坏账风险,侵蚀了光大银行零售业务的利润。换句话说,零售营收的增长,恐怕赶不上坏账累积的速度。

2、再漂亮的苦果,它也是苦的

如果不考虑资产质量,光大银行零售业务去年的表现可圈可点。

各项指标均大幅提升:零售银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46.78亿元,比上年增长 17.56%;零售净利息收入384.31亿元,比上年增长16.84%;零售非利息净收入162.47亿元,比上年增长19.30%。

截至去年末,光大银行零售客户首次突破1亿户,达到10,087.93万户(含借记卡和信用卡客户),同比增长11.50%。

同期,光大银行的零售用户突破4亿户。手机银行、阳光惠生活与云缴费三大 APP累计用户8,080.35万户,比上年末增长 41.41%;其中月活用户2,155.37万户,比上年末增长89.82%。

从存贷款来看:2019年末,光大银行对私存款余额7,070.81亿元,同比增长18.83%。个贷余额(不含信用卡)7,136.27亿元,同比增长9.33%。

还有信用卡业务,去年光大银行新增发卡1,149.83万张,交易金额26,588.07亿元,时点透支余额4,448.32亿元,实现业务收入475.67亿元,整体居于行业第二阵营。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光大银行零售贷款收益率5.54%(不含信用卡),比上年末提升41个基点;如果将信用卡纳入在内,其零售贷款平均收益率达到6.62%,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在业内仅次于平安银行。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更高的收益率,往往对应着更高风险的客群。更激进的扩张策略,需要面对更严峻的风险考验。很遗憾,光大银行没有做好这道题。

我们在平安银行身上看到了类似情形。去年平安银行零售业务信用减值损失为270.43亿元,较2018年增加104.39亿元。不过平安银行零售业务的盘子更大,根基相对扎实,所以利润维持了正增长。

回到光大银行,这家银行在财报中提到:“零售业务为全行营业收入做出了重要贡献,业务转型初见成效。”

可以说,如果无视坏账及其代价,光大银行的这份零售成绩单几乎完美。

然而,在金融的世界里,我们怎能不考虑风险呢?

再漂亮的苦果,它也是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