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注册登录网址_甘肃银行股价暴跌50%背后:消费贷余额达102亿 或遭做空套现

4月1日,港股上市公司、西北地区银行上市第一股甘肃银行遭遇“黑天鹅”事件。当天下午,甘肃银行股价突然雪崩,股价跌幅与开盘价相比一度达到49.6%%,最终收盘跌幅43%,报收0.65港元,创下上市以来历史新低。值得注意的是,前一个交易日,甘肃银行股价跌幅也达到了11.54%。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甘肃银行当天成交量1.22亿股,成交额8038万港元。4月2日,开盘不到一个小时,甘肃银行成交量即已超过昨日,达到1.74亿股,成交额1.25亿港元。两天成交量创下了上市以来的第二高。

从以往成交量看,甘肃银行并不活跃。去年下半年,甘肃银行周成交金额平均在一两百万港元,有时候甚至只有一二十万港元。今年以来,其日均成交量一直徘徊在10万港元左右,称其为僵尸股也不为过。实际上,这也是港股市场上很多冷清股的常态。

那么4月1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按照当晚甘肃银行发布的公告,有若干股东将其持有的甘肃银行股质押给多家金融机构,4月1日,这些股东被质押的股票被强制出售。

简言之,此次甘肃银行大跌是因为有多位股东质押股份跌破质押警戒线,而被资方强行平仓所致。

根据甘肃银行2019年半年报,持股超过1亿股的股东除了甘肃国资和包商银行外,还包括华讯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持有H股4.22亿股),石榴置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2.82亿股)、China Create Capital Limited(持有1.9亿股,去年上半年减持1亿股),H.K. RUIJIA TRADING COMPANY LIMITED(持有1.47亿股)。

实际上,按照甘肃银行的日均成交量,其流动性并不好,股票质押的话,其条件也会比较苛刻。资方为了保证自身利益,往往会分批给质押方放款。按平均50%质押率计算,在前期甘肃银行并没有大跌的情况下,4月1日资方强制平仓显然十分可疑。极有可能的是,甘肃银行被个别股东的股票质押资方或相关方恶意做空了。

在港股市场上,做空非常普遍的现象。通常,如果资方看空某只股票时,可以向其他机构借入该只股票出售,当股价大幅下跌后,资方可以从市场上低价购买该股票归还出借人,股价下跌的差价即是做空资方的利润。

根据港交所披露,截至2019年3月30日,港股共有890只股票可卖空,其中包括甘肃银行。

从甘肃银行4月1日和4月2日股价走势来看,非常符合做空的特征,4月1日成交1.22亿股,成交金额8038万;4月2日开盘即成交2730万股,截至上午收盘,成交量2.35亿股,成交金额1.66亿港元。大胆推测一下,做空机构可能在此次操作中获利5000万-1亿港币。

互金商业评论就此咨询香港证券行业人士,对方表示,如果上市公司股东质押时,会在质押协议中约定资方及其关联方不得做空股票,但是如果质押方没有强烈要求,个别资方很可能独自或联合其他机构恶意做空获利。

该人士亦表示,甘肃银行成交量低,流动性差,也是容易沦为做空者目标的重要原因。如果股票成交量大,流动性好,做空者不仅很难将股价打下去,而且很容易把借来的筹码丢掉。

当然了,苍蝇不盯无缝的蛋,甘肃银行自2018年上市以来,股价一路下滑,昨日下跌前,股价距发行价跌去了接近2/3。上市之初,甘肃银行市值300亿港元,如今只剩70亿港元。

业绩方面,甘肃银行3月30日披露的2019年业绩公告显示, 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2.33亿元,较2018年的88.72亿元减少18.5%,净利润为5.09亿元,同比减少85.2%。甘肃银行称,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由于资产质量下滑,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增加。

2019年甘肃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43.12亿元,2018年为19.62亿元,同比增加119.7%,主要由于客户贷款及垫款、投资类资产计提的信用减值增加。

由于2019年坏账计提金额35.98亿元,但年内核销金额为42.04亿元,导致甘肃银行2019年末的贷款减值损失准备从2019年末的62.51亿元降至56.82亿元。

资产减值的大幅增加,对应的是资产质量的快速下滑。截至2019年12月31日,甘肃银行的不良贷款额为41.8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45%,较2018年末增加0.16个百分点,而2017年仅为1.74%。逾期数据更难看。截至2019年12月31日,甘肃银行的逾期贷款总额达到156.45亿元,占贷款总额的9.18%。

从不良贷款来源看,零售贷款不良率从2018年末的1.73%猛增至2019年末的4.01%,其中,个人经营贷款余额69.97亿元,贡献了9.85亿元不良贷款,不良率高达14.08%,2018年末这一数字只有4.77%;个人消费贷款余额101.97亿元,不良贷款额1.96亿元,不良率1.93%,2018年末为0.9%,也出现了大幅上升。甚至连住房按揭贷款不良率都从0.43%升到了1.12%。这显示出,甘肃银行的资产质量正在全面恶化。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居于西北的甘肃银行近年来在个人消费贷款上发力很猛。2018年,甘肃银行加大了个人网贷产品的开发力度,先后与深圳微众银行合作“微粒贷”、与京东数科合作“京东—金条、白条、小白条”等产品合作,此外,甘肃银行还对传统个贷产品“公务快贷”、“薪e融”、“金e融” 等产品进行改造,推出了线上网贷产品“陇盈快贷”。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末,甘肃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分别为39.62亿元、76.74亿元和101.9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94%和33%,增长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