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2客服_影子银行的监管措施(影子银行专题十五)

第一,严厉整治市场乱象。2017年起,集中开展“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专项整治,重点整治乱加杠杆、脱实向虚、以钱炒钱的复杂结构化产品,严禁资产转让附回购协议、抽屉合同等虚假交易,治理私售理财“飞单”,虚假宣传、强制捆绑搭售、误导欺诈、私募产品变相进行公募等不规范行为。区分表内业务和表外业务,自营业务和代客业务,同业业务和信贷业务,筑牢风险防火墙。坚决清理和取缔未经批准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和业务活动,严厉打击非法集资,推动修订《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坚定开展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治网贷机构和借助互联网平台从事非法金融的各类违法违规活动。2017年银行业乱象专项治理发现问题6万余个,涉及金额18.5万亿元,形成了强大的监管震慑。

第二,规范对交叉金融监管。推动“类信贷”表外业务回表调整,按照信贷分类标准把非信贷资产纳入统一分类。将所有承担信用风险的影子银行业务实行统一授信管理,遵循相同的客户评级和大额风险暴露规定。重点压降结构复杂、层层嵌套、脱实向虚的高风险业务活动。对影子银行按业务实质进行一致性、穿透式监管,明确和落实资本占用与拨备计提的监管要求。细化完善统计监测,实现对资金规模、期限结构、底层资产投向的全覆盖。严查大股东操纵,侵吞、挪用公共资金以及把金融机构当成“提款机”的违法犯罪行为。严格产品销售行为管理,落实“双录”,坚持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确保产品和服务与客户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

第三,坚决拆解非法金融集团。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有序处置由工商企业违规参股控股金融机构所形成的实质性金融集团。强化穿透监管,严格股东资质,严查股权代持,隐形股东以及虚假注资、循环注资。要求金融集团内部金融业务与非金融业务必须严格风险隔离。

第四,严肃追责问责。坚持双线问责,既处罚机构也处罚责任人。坚持“上追两级”,既问责经办人也问责机构负责人。实行罚管挂钩,将处罚结果与市场准入、履职评价、监管评级相结合。加大处罚力度,情节严重的坚决顶格处罚,涉嫌违法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公开处罚信息,开展典型处罚案例通报,提高监管透明度,发挥处罚的警示作用。加强职业操守教育,坚守合规诚信和道德底线,推动建立银行从业人员黑名单制度,实施行业禁入。20172019年,对银行业保险业共计罚没70多亿元,超过原银监会和原保监会前十年行政处罚罚款总和,处罚机构9698家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17861件,处罚责任人员12043人次,以上处罚中相当部分与影子银行有关。

第五,全面弥补监管制度短板。金融管理部门研究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明确资产管理业务属性,统一产品标准,减少跨机构跨市场套利。根据“资管新规”原则,制定各项业务的具体实施细则,包括理财新规、理财子公司监管规定、证券业资管细则、保险资管细则、资金信托办法等。按照功能定位,规范委托贷款、银信合作和私募投资基金备案,厘清委托人和受托人,管理人和托管人职责,回归业务本源。对地方监管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典当行、商业保理公司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制定了专门规则,强化政策指导和专业协作。

(摘自《《中国影子银行报告》》第三部分 三年治理(20172019年):攻坚克难,成效显著  三、治理方略与措施)

(作者:中国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课题组)